欢迎来到老字号传奇世界中心!

手机端

市头甘蔗化工厂

  

广州市永大集团公司,地处番禺市南村镇,位于珠江三角洲经济开发区中心。从广州市沿珠江顺流而下20公里,与番禺市形成一个不等边三角形,可谓珠江三角洲的“金三角”了。它西连广州市,东接黄埔港,南至番禺市,毗邻莲花山港和虎门渡口,水陆交通便利。

广州老字号传奇
广州老字号传奇
广州老字号传奇

市头甘蔗化工厂传奇之

一间糖厂的变迁

  

广州市永大集团公司,地处番禺市南村镇,位于珠江三角洲经济开发区中心。从广州市沿珠江顺流而下20公里,与番禺市形成一个不等边三角形,可谓珠江三角洲的“金三角”了。它西连广州市,东接黄埔港,南至番禺市,毗邻莲花山港和虎门渡口,水陆交通便利。

  

昔日糖厂几经曲折

  

很多人曾记得,广东省市头甘蔗化工厂的前身——市头糖厂,始建于1934年,是中国历史上第一家大型机械化甘蔗制糖厂。它的兴衰历程,实际上就是中国甘蔗制糖行业的缩影。追朔它的渊源,还得从广东的制糖历史说起。

  

唐贞观年间(公元627-649),广东已有植蔗制糖的记述。清咸丰年间(1851-1861),糖业鼎盛,产量丰富,除远销全国各省外,还远销西洋及欧美各国,年总值达关平银三千余万两。

  

1895年以后,海禁大开,洋糖大量输入,爪哇、菲律宾等地蔗糖大量向我国倾销,至民国18年(1929)达到顶峰,舶来品在蔗糖市场上睥睨一切,中国制糖业受挫,广东糖业濒临崩溃边缘。

  

当时主粤的陈济棠急需从发展工业方面扩大自己的经济实力和政治影响,于1933年委派建设厅农林局局长冯锐主持,拟定了复兴广东糖业三年计划。同年省建设厅与捷克斯可达工厂签订了购买市头糖厂装备、厂房建设及设备安装合同。1934年12月10日,市头糖厂正式投产,为我国第一家大型机械化甘蔗制糖厂。工厂占地面积175亩,当时的生产能力为日榨甘蔗1000吨,食用酒精5000升,以优良的质量优势压倒了洋货,受到社会各界称赞。

  

民国25年(1936)3月与捷克国驻华南代表杜力•斯可达公司代表吴办农签订“市头糖厂扩建合同”,由捷克斯可达公司提供设备、贷款及承建,增设一套日榨1750吨糖机的设备;日产10-15吨方糖车间设备一套。12月竣工,建成稍具规模的糖厂,称为“广东省营市头糖厂”。生产白砂糖、精炼糖、方糖和利用废糖蜜酿造酒精。

  

第一个榨季(1934-1935)由捷克、美国、菲律宾等外籍受聘人士担任总工程师、总制糖师,其它工程技术人员有从国内招聘的曾留学美国的制糖专家周大瑶、沈镇南等,还有原香港太古糖技师冯秋湘等人,原檀香山铁工厂工程师阮国平、陈荫材,曾留学比利时的机械工程师冯加诺等。可见当时技术力量之雄厚。

  

然而好景不长。1937年8月,厂房遭侵华日寇飞机轰炸,市头糖厂房顶上虽涂有捷克斯洛伐克的标志,但也不能幸免,厂房和设备遭到了破坏。1938年10月,日军侵占广州,并派人占据了糖厂,大肆拆卸机器,运往台湾。1938年10月,广东省营市头糖厂宣布解散。原有的厂房夷为平地,旧址一片荆棘丛生。

  

1948年,广东省政府与资源委员会合资策划在原址重建糖厂,并从台湾运回部份设备,直至1949年国民党撤离大陆时糖厂还未建成。

  

甜蜜事业重见天日

  

新中国成立后,1950年底经广东省工业厅批准,拨款立项重建市头糖厂。1951年2月1日广东省糖业公司成立“市头、揭阳糖厂修建委员会”,同时成立“市头工程处”。同年4月9日从东莞糖厂调来职工149人,全面展开复建工作。1951年12月28日复建工程竣工,定厂名为“广东市头糖厂”,投入建国后第一个榨季生产,日榨甘蔗1000吨。1954年改名为“国营市头糖厂”。1955年建成日产9吨食用酒精车间。

  

1965年,利用甘蔗渣试制人造富强纤维获得成功。1969年5月,人造纤维车间建成投产,日产富强纤维2吨。同年11月,广东省革命委员会主任刘兴元来厂视察,建议更改厂名。1970年3月改厂名为“广东省市头甘蔗化工厂”。

 市头糖厂重建后的20多年里,由于设备陈旧,配套不齐,能源消耗大,经济效益低,工厂背着沉重的包袱。随着年代的推移,逐步被同行抛在后面。进入20世纪80年代,在改革开放的新形势下,在全球性新技术浪潮冲击下,命运又给予它新的历史性安排。

  

时代造就风云人物

  

1979年,一位名叫刘韶安的工程师执掌了这家老企业,市头甘蔗化工厂的命运从此有了转机。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后的头几年,是中国农村经济体制改革黄金时期,联产承包使珠江三角洲停滞不前的甘蔗种植得到迅速发展,蔗源比较充足。然而,当时市头甘蔗化工厂,这个先天不足的“混血儿”已是风烛残年,运转的设备依然是旧中国遗留下来的有“万国牌”之称的“老爷机”。1900年的蒸汽机、1920年的英国锅炉,能源消耗大,经济效益低,每年还要在它身上花去大量的维修资金,不要说提高劳动生产率,就是维持现状也不容易。榨糖能力每况愈下。几十年来,市头甘蔗化工厂一直沿用路轨卡车运蔗入槽的老办法。这种运输方式,路线长、人力多、劳动强度大,特别是雨季,路滑车重,一次就要十几个人推车,很不适应现代化大生产要求,如果不改变这种旧的运输方式,一切发展计划都无从考虑。

  

于是一场被职工称为“八年抗战”的巨大的技术改造战役从卸蔗台为起点打响了。结果,几十年一贯制的原始路轨被废除了,代之以一个新卸蔗台,多架起重机直接吊蔗上卸蔗台输送下槽。这样缩短了输送路线,加快了原料入槽,日榨能力因此提高了20%,节约劳动力36人。

  

初战告捷,全厂干部职工继续乘改革开放之东风,一场大规模的技改战役又全面铺开。靠自力更生,成功地造出了日榨5000吨恒比式压榨机,并对压榨车间、制糖车间、动力车间这三大主力车间进行了彻底改造。继之,又与省工业设计院合作,对国家“六五”期间重点科研项目——石灰回溶碳酸法制糖新工艺,进行研究与试验并获得成功,达到了国际质量领先的标准,改变了我国几十年沿用亚硫酸制糖法的落后状况,为制糖业作出了重要贡献,并获国家轻工部科技二等奖。采用这一新工艺生产的“甘秀牌”一级白砂糖,荣获广东省“四新”产品奖,获“省优”、“部优”荣誉称号。

  

经过全面推行质量管理,酒精质量也由原来的三级升为一级。“甘秀”牌一级酒精获省级质量奖。糖酒产品质量的提高为出口创汇提供了有利条件。

  

技改还使市头甘蔗化工厂从保养车间派生出一个糖业机械制造厂,成为全国第一家生产大型糖业机械的工厂,不仅满足了自我的需要,而且还为广西贵县、广东紫坭、梅山等糖厂制造大型压榨机。所研制成功的特种铸铁,大、中、小型压榨辘,以其耐磨性能好、持蔗力强而获得广东省科技成果三等奖,产品远销非洲。

  

有超前意识的刘韶安厂长,清楚地看到,由于蔗糖价格的不合理使蔗源逐渐减少,严重影响了糖业生产,要想在市场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就必须巩固主业,发挥潜能,积极寻找综合利用途径,实行多种经营,把经营目光投向了服装、能源、建筑、机械、塑料、编织袋等行业。

  

1983年3月,企业内部进行了经济体制改革,成立了广州市市头实业有限总公司,下设生活服务公司、劳动技术服务公司、运输公司、建筑公司、服装厂等,后来又增加了广州分公司、东亚工贸公司、方园装饰工程公司。

  

1985年,广州用电还极其紧张。在广州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利用制糖分厂原有的锅炉设备,土法上马,当年设计、当年施工、当年见效益,建成装机容量6.1万千瓦发电厂,首创企业内办商品电的道路,缓和了广州用电的燃眉之急,保障了企业内部扩大再生产的电力能源。

  

事实证明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单一产品已无力支撑企业生命,求发展需靠多种经营,市头甘蔗化工厂已由单一制糖行业发展成为多元化企业。

1987年,珠江三角洲甘蔗资源大幅度减少,入厂甘蔗量不及正常生产能力的三分之一,糖产值减少1060万元,但全年利润仍比上年增长55.7%。

  

1988年引进联邦德国一条年生产能力为5万立方米的全套自动化中密度纤维板生产线。经过技术改造,生产中密度纤维板,既可将榨糖的蔗渣作原料,又可以木片为原料,成为中国第一家中密度纤维板生产厂家——广州三兴纤维板企业有限公司。该产品1996年荣获’96广州市名牌产品称号。

  

1988年,虽然受到通货膨胀的困扰,但全年工业总产值仍比上年同期增长13.54%,销售收入突破亿元大关,创建厂以来最高记录。

  

1988年底市头甘蔗化工厂被授予“广东省先进企业”称号;1990年6月被列为全国600家重点骨干企业之一。当时厂区面积60.34万平方米,建筑面积19.44万平方米(分别比建厂初期增加1.5倍);有职工3045人(其中科技人员占21.02%);有全民所有制的分厂5家,集体所有制的工厂9家,国内联营企业8家,中外合资企业7家,境外联营企业2家;有18种主要产品。

  

由此可见,在改革开放的形势下,市头甘蔗化工厂从原来仅一家糖厂发展成为广东省先进企业,排广东最大工业企业第64位,中国最大600家重点骨干企业之一,集科、工、贸为一体的多行业、多法人、多功能的大型经济联合体。

  

1993年3月,广州市政府批准组建永大集团。此时,广州市永大集团公司已建成其全资、控股公司、工厂50家,员工4300多人,各类工业技术人员517人;番禺、花都生产基地共82万平方米,建有6.1万千瓦热电厂,日处理甘蔗5000吨的大型糖厂,年产5万立方米的中密度纤维板厂,日产32吨食用酒精的酒精厂,摩托车配件厂和千吨水厂,建有5000吨级码头等。

 

 1995年是历史上效益最好的一年。工业总产值30821万元,为计划的121.52%,比1994年增加36.31%;利润658.06万元,比1994年增长22.79%;税利2342.43万元,比1994年增长10.04%;职工平均收入比1994年增长23.739%;实现出口创汇682万美元;完成进出口贸易773万美元,比1994年翻一番。

  

1997年,公司全建制划归广州摩托集团,这个机遇使永大集团成为广州发展摩托车工业的重要支柱。公司生产的五羊牌商标WY125-3,WY125-4,WY125T系列摩托车获中国机械工业部名牌产品称号,以后又相继生产了WY150、WY150J系列摩托车等共十个车型。

  

这一年,永大集团公司实现工业总产值比上年增长159.24%,销售收入比上年增加16.8%,利润比上年增长13.6%。

  

甘蔗制糖举步艰辛

  

看一个制糖业的兴衰,离不开蔗源地域及经济背景,广东省市头甘蔗化工厂的制糖分厂也不例外。

  

早年的市头糖厂的蔗区主要分布在番禺境内,但由于糖厂地处丘陵地带,附近农村种植甘蔗不多,因而每年还需到与番禺接壤的顺德、中山、东莞等地组织蔗源。1936年后,虽然甘蔗种植面积亦有增加,但其增加的幅度还远未能与糖厂的实际生产能力相适应,加之其时的顺德、东莞、中山糖厂的兴起,蔗源日趋枯竭。自榨糖以来,除了第一个榨季可以榨足100天外,其后各榨季的榨蔗日数均逐年缩减。至于炼糖,由于进口原料(赤砂糖)关税大增,炼糖也无利可图。

  

70年代后,蔗源的运杂费逐年上升,使糖厂原料甘蔗的成本逐年递增。

  

1981至1983年,番禺植蔗面积达8.6-8.9万亩,为历史上植蔗面积最多的年份。1984年,番禺梅山糖厂投产后,蔗源急剧下降,自80年代中以后,附近地区的各家糖厂均成倍的扩大了生产能力,蔗源供不应求,形成“僧多粥少”各自都“吃不饱”的状况。至1995年至1996年榨季,榨蔗日数仅28天,榨蔗8.3万多吨,为历史上蔗量最少的一年。

甘蔗收购政策的变化也直接影响着甘蔗种植产量。1984至1987年以来,政府对蔗农取消了各种奖售和优惠,蔗价便逐年提高,而质量又有所下降。况且糖厂还要向交蔗的当地镇政府交纳“手续费”等。

  

随着经济体制的改革,农产品和食糖市场的开放,蔗价上涨,糖价下降。成品与原料价格严重倒挂,制糖生产自1990年以来就连年亏损,糖仓积压,增加了企业的经济困难。权衡制糖生产对企业的生存和发展的利弊,为了企业不再背更大的亏损包袱,1998年6月,按省市制糖改革解困文件精神,申报省、市政府,经同意准予1999年停榨。1998至1999年榨季为市头糖厂历史上最后一个榨季,于1999年2月停榨。至此,这家有榨糖60余年历史的糖厂告别了甘蔗制糖业,仅保留炼原糖生产白砂糖和食用酒精的生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