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老字号传奇世界中心!

手机端

广州卷烟二厂

广州卷烟二厂位于广州市荔湾区“西关”老城区,厂区连接中山七路与龙津路,是一家具有50多年悠久历史的国有大中型企业。经过50年风风雨雨的磨炼,经过20年改革开放的沐浴,广州卷烟二厂已成为广东省烟草生产企业中生产规模最大、生产技术设备最先进、名牌产品知名度最高、企业实力最雄厚、经济效益最好的卷烟生产企业,又是全国烟草行业的重点骨干大型生产企业和主要出口生产企业之一。 改革开放,给广州卷烟二厂注入了强劲的活力,带来了勃勃的生机,企业面貌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然而,抚今追昔,该厂却经历了一条艰苦曲折的创业、发展的路程。

广州老字号传奇
广州老字号传奇
广州老字号传奇

广州卷烟二厂传奇之

  

“南洋”岁月 历尽沧桑

  

广州卷烟二厂的前身是南洋兄弟烟草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的一家制造厂,该公司创始人为原籍广东南海大沥的旅日华侨简照南。

  

据有关史料记载:1905年,简氏在香港创立了“广东南洋烟草公司”,资金为10万元,生产“白鹤”、“双喜”等牌号卷烟。初办厂时,由于缺乏技术和经验,且受英美烟草排斥,1908年5月因资本亏蚀殆尽而歇业。公司拍卖时,简氏叔父简铭石以9万元买入,易名“广东南洋兄弟烟草公司”,后再交给简照南经营(简氏兄弟占股94%)。1909年2月,“南洋”再次开业,当时仅有卷烟机6台、7寸切丝机4台、烘丝机1台。1911年始由亏损转盈余,一年获利2万元。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帝国主义放松对外国的经济掠夺,我国国内市场得以发展,加上“中国人请吸中国烟”的宣传广告,使“南洋”的业务蒸蒸日上,1912年至1914年平均每年获利10万。1915年,“南洋”总经理简照南、协理简玉阶(二弟)以资本100万元向北洋政府立案注册。

  

1916年,“南洋”在上海设厂,并将重心由香港转移到上海,分支机构遍布全国各大城市及南洋群岛等地。1916年至1919年间,“南洋”每年盈利达100万元以上。1918年,“南洋”改组为有限公司,资本500万元。在这期间,英美烟草公司曾三次企图吞并“南洋”。为了抗衡这个国外强劲的对手,“南洋”曾希望依附北洋政府取得“官商合办”及“卷烟专卖”等优势,但没有成功。面对英美烟草的竞争和打击,“南洋”于1919年再次改组,向社会招股,将资本扩大为1500万港元,简氏家族仍以最大的股东地位控制着企业。

  

1927年,帝国主义的经济侵略卷土重来,且因国民政府对民族工业不加保护,税收逐年增加,“南洋”与“英美”的竞争处于不利的地位,盈利开始逐年下降,至1937年抗战前夕,由于管理不善和简氏家族内部矛盾扩大,简玉阶对维持“南洋”失去信心(简照南于1923年10月病逝)。此时,宋子文的官僚资本乘虚而入,简氏家族以半推半就的恣态与宋子文合作。宋氏占据了半数股份,从而掌握了“南洋”的控制权。至此,“南洋”便成为官僚资本与民族资本的混合物,这在旧中国具有一定的特殊性。

  

解放前夕,“南洋”试图将资产外移,先后将上海大量资金、成品和原料转向香港,由于大量原料外运和抛售困难,经仓促筹备,在广州办起这家“南洋兄弟烟草股份有限公司广州制造厂”,这就是广州卷烟二厂的前身。

 

老厂改造 曲折徘徊

  

南洋兄弟烟草股份有限公司广州制造厂于1949年5月19日正式开业。建厂时仅有加香机1台、卷烟机10台(800支/分)、切丝机4台(上下式100公斤/时)、锅炉1台及其它简陋卷烟专用设备一批,职工662人,日产卷烟60大箱。

  

1949年10月14日广州解放,同年10月28日工厂实行军管,进行清产核资、改组机构、调整人事,并提拔工人参加工厂的管理。1951年试编生产及原材料供应计划。1953年废除销售业务完全委托代理商经营的制度,按国家计划由专卖公司承购,实行计划生产。1954年推行作业计划,并逐步推行班组核算。当时该厂的制丝及包装工艺仍甚落后,烟叶去梗及包装等工序全部手工操作,检测手段以目测手感为主,但由于该厂生产的“白金龙”、“双喜”、“银行”、“黄金龙”、“七星”、“百雀”等牌号均为当时广州“南洋” 的六大名烟,故仍很受消费者的欢迎。1956年,该厂年产卷烟3.62万箱,企业盈利45.82万元,分别比1950年提高了103%和30.6%。1960年至1962年间,广东烟厂、南中烟厂先后并入南洋烟厂。当时我国出现了连续三年的困难时期,烟叶供应严重不足,企业处于停产、半停产状态,部分工人暂时下乡支农。

  

1964年,全国烟草行业成立总公司,并实行“托拉斯”管理体制,广州成立总厂,统一生产管理,该厂被列为重点改造企业之一。1966年,工厂易名广州卷烟二厂。至60年代中期,该厂已经历了初级发展阶段,制丝工艺以国产旋转式切丝机代替了陈旧的上下式切丝机,帆布输送改为风力输送,自制打叶机(800公斤/时)代替了抽梗机,烟叶回潮由建厂时的网式蒸叶机改为汽枪真空回潮机,后又改为无气枪真空回潮机,并把过去非标准润叶机润叶改为热风机润叶。70年代初,使用国产螺旋蒸梗机,使润叶工序改变了过去烟梗堆积、淋水、通蒸气加湿等笨重落后的传统作业,同时连用辊轧烟梗机,实现机械连续性生产,从而减轻了劳动强度,提高了劳动生产率。1968年开始逐步改用定型的国产1-5型和4-5A型联合式包装机(120包/分),使条包实现机械化。

  

“文化大革命”十年,由于受政治气候等因素影响,该厂的生产和发展均处于徘徊阶段。至1979年,工厂的生产力还没有得到较大的发展,厂区杂乱无章,车间粉尘扑面,厂房、设备破旧不堪,职工仍然没有摆脱噪音、粉尘、高温等恶劣的生产环境和繁重的体力劳动,工厂依然保留着相当落后的面貌。

 

 改革开放 焕发新春

  

1979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确定了我国实行改革开放的正确道路。改革开放的春风吹到了广州卷烟二厂,使国人有机会看到外面的世界。该厂员工说:“不出去看看,我们还真的不知道自己的工厂原来是这么落后。”广二员工开阔了眼界,更新了知识,转变了观念。1980年,该厂开始引进国外先进技术和设备,首先同美国菲利普•莫里斯公司(亚洲区)合作,在厂区建立卷烟“加工区”,利用来料加工性质的合作获取先进的生产、管理技术及部分美方设备。同年8月,该厂又率先开辟了侨汇、外汇券卷烟市场,年末4个月便出售外汇券卷烟300多万元,1981年达4000多万元,较好地开拓了外币收入来源,为陆续引进国外先进技术设备,成功扩大咀烟生产规模筹集了外汇资金。

  

1983年,中国烟草总公司广东省公司改组了该厂的领导班子。新班子上任后,和全厂员工一起,思索着工厂的前途和发展。一位外商来厂参观时说:“真没想到,你们竟能在这样的环境下,生产出这么好的产品。”另一位外商来厂参观时竟兴致勃勃地频频在机台旁留影,还得意扬扬地说:“我真幸运,能在贵厂看到我爷爷年代用过的设备”。外商的挖苦、讽刺,无一不刺痛广二人的心。他们认为,要想改变企业的落后面貌,首先就要改掉人们的旧思想、旧观念;社会主义国有企业,不应是破破旧旧的企业,资本主义企业拥有优越的生产环境,我们社会主义国有企业同样应该拥有。出自强烈的责任感和自信心的广二人,决心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迅速改变工厂的落后面貌。经过深思熟虑,该厂很快便制定出一个明确的办厂目标:“加快改革步伐,搞好设备的更新改造和配套,办科学、文明、优质、高效的新烟厂”,并具体分为“七•五”、“八•五”、“九•五”企业改造目标,纳入厂部及各部门的生产、工作计划加以实施。

  

自八十年代以来,广州卷烟二厂在改革开放的大好形势下,充分利用国家各项优惠政策,不断引进先进技术设备,对旧工艺和老设备进行技术更新改造,使工厂的技术进步一直处于国内同行领先水平。近10多年来,该厂着重从以下几方面进行技术改造,一是从制丝技术改造入手,有计划、有步骤地择优引进设备和技术,对制丝生产线进行全面技术改造,使制丝生产全面实现机械化、自动化、连续化和现代化,并在国内率先应用膨胀烟丝等技术,有效地提高了产品质量和改善产品结构,彻底改变了制丝车间的落后面貌。二是更新 和改造卷接包生产设备和工艺,在国内率先应用恒温恒湿、中央空调、中央除尘和中央空气抽压等系统,改变了传统的烘支工艺,改善了生产环境,并引进大批代表国际先进水平的PROTOS/GD卷接包生产线及系列配套设备,从根本上改变了企业落后的生产面貌,提高了生产力。三是建立现代化的检测系统,为研制开发新品牌及增加现有品牌技术含量和确保产品质量创造条件。四是开发计量技术,深化质量管理,采用先进的计量技术和器具代替过去手感目测的落后检测方法。五是运用各种最新科技,不断提高产品的内在质量,使产品在市场上保持强劲的竞争力。

  

改革开放以来,由于该厂重视科技的指导思想明确,观念转变迅速,行动早,动作快,并在不断推进技术进步的同时,大力推行“求先进上档次,全方位高水平”以及“从最细微、最不显眼的事项抓管理”的管理思想和“严爱相济”及“环境好、效率高”等一系列新潮的管理文化,切实加强两个文明建设,不断提高企业整体素质和形象,使企业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不断发展壮大。“七•五”期间经济效益明显提高,在全国烟草行业中唯一一家获得“七•五国家级企业技术进步奖”及“全国五一劳动奖状”等殊荣。进入八十年代以来,该厂的经济效益每年都以20%左右的速度递增,近几年更是每年均增加1亿多元的税利,不仅在广东烟草生产企业中处于遥遥领先的地位,而且在全国国有企业评估中入选“中国的脊梁”——国有企业500强以及“中国工业企业综合评价最优500家”之一。广州卷烟二厂的发展实践充分证明: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兴旺发达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