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老字号传奇
广州老字号传奇
广州老字号传奇

欢迎来到老字号传奇世界中心!

手机端

复古格调 文艺情怀| 久经年岁仍保留完好的广州老街与旧巷

发布时间:2017-06-10 18:06:17

陈旧并不被很多现代人看好,尤其是年轻的一代人,喜欢新奇的食物。对于老街多有鄙夷,形容起来,就觉得“破”。然而,老街并不意味着破败不堪,风雨凋零,只是他们的骨子里多了一份对历史的执着。

老,是最有底气,浑厚,有着文化的气息。他们隐藏在繁华的市井,在高楼的背后,将怀旧演绎的淋漓尽致。

广州老街大致集中在越秀和荔湾两个区。如果你是文艺青年,有着狂热的怀旧情怀和陈旧事物的迷恋,那广州的老街绝对不能错过。

“ 泮塘:斜风细雨不须归 ”

清幽小路,风景如画,抬眼便是满眼翠绿,闲庭信步……这便是历史悠久的泮塘。 在广州人看来,即使泮塘路不能代表整个广州的特色,但至少可以代表大半个广州特色。

烟雨濛濛中的泮塘路最美,泮塘路上的荔湾湖公园,风景秀丽,小桥流水,高大的榕树,老街坊在这里唱乐曲、踢毽子又或者倚在凉亭里打盹,能觉出慢步调的生活滋味来。

如今修葺一新的泮塘路,老字号茶楼都还在,汇聚了最地道的西关美食:泮塘马蹄糕、绿豆沙、……广州不愧是美食的天堂啊!

(具有西关特色的泮塘五秀)

庙前临湖水,华表肃立,两旁是古老的民居,恍如时光倒流令人怀疑身在何方。

“ 耀华大街:回忆光影里的西关小姐 ”

大户的房子,从近一米高的门槛,和老广州特有的横栏木门,雕花的栏杆、考究的窗花,都能感受到往日的气派和威严。

耀华大街东起文昌北路,西至耀华西街的西关大屋街,有房屋三十多幢,皆为民居,是广州目前西关大屋最集中的地方,是重点保护的对象。耀华大街全长100多米。原为清代同治、光绪年间开辟的宝华西关大屋住宅区的一部分。

行走在旧时光的光影里,想象着:门禁森严的西关大宅里,曾经藏着怎样的西关小姐呢?

西关的金枝玉叶们穿矜持文雅的旗袍,讲究品位,有文化修养和良好的家教。如同含苞待放的花朵。

听老人家说,西关小姐的相亲很特别。文雅秀丽的西关小姐自然得配风流倜傥的东山少爷。双方家长约定日子后,就到当时的大酒店各开一桌。当时的酒店每一桌与每一桌之间都有帘子隔着的,互相之间是看不到的。但是相隔的帘子都有一些小孔。

各自的媒婆就领着西关小姐或是男方在相隔的帘子边利用小孔偷看。当双方都表示有意思,就走在一起见面;如果表示不满意,则离开。因为西关小姐都是一些大户人家的女儿,当时西关小姐的婚嫁极尽豪华,成为当时的盛事。

“ 南华西街:一部繁衍生息的生活电影 ”

古街、深巷;青砖屋,石板路。宽不过丈的街道,曲径萦回,绿荫遮天。夹道两侧花木扶疏,间或有碑刻画壁点缀其间。

一处处园林小景在内街小巷依形就势,倒也十分别致。假山石桥间,有品茗对弈、怡然自得的老人,也有天真活泼、追逐雀跃的孩童,榕荫亭台前,有勾挑弹拨、陶醉于乐谱之中的“发烧友”,也有舒臂伸腿、热衷舞剑弄棒的健身爱好者,俨然一派桃源景象。

南华西街是一条具有岭南特色的街道。它地处珠江(白鹅潭)南岸,与荔湾区隔江相望,是广州市海珠区西北部的一条行政街道。

文人墨客在此地留下了浓浓的诗情。许世杰曾题诗一首:“繁花深巷竞飘香,老养少怀工读忙,物质精神相双翼,南华展翅更高翔。”

这些景象在城市的中央已经很难看到了。那怡然自得的表情,自得其乐。悠闲生活的味道飘过来。

不说别的,生活在公寓高楼中的我们拎着坏掉的鞋跟手足无措时,开始羡慕这些老广州们。这便是生活吧。这便是传说中的桃花源,活生生一部繁衍生息的生活电影啊!

“ 恩宁路永庆一巷:名人骚客多聚于此 ”

恩宁路永庆一巷13号是李小龙的祖居,是上世纪40年代粤剧“四大名丑”李小龙的父亲李海泉所建。李海泉移居香港之后就把这座房子租了出去,1978年李家的后人取回了产权。

今天的李小龙祖居被划在了培正小学的园区之内,残旧的外观并不起眼,若不是木门上贴着“文物保护”的封条,几乎要被误以为是学校的杂物间。就是在这里,那个粤剧名丑带着无限掌声归来,也是那个让全世界华人都为之自豪的李小龙的根。

“ 芽菜巷: 孕育一代铁路大师 ”

芽菜巷43号是詹天佑故居,原屋已经坍倒了,2004年在原地原样重建,并建起了詹天佑纪念馆,作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免费对外开放。

念馆占地虽不大,展品却相当丰富,从詹天佑的童年出洋一直到后期的工作,都有所展现,让所有人都记住那段惠及今日的伟绩。

里面有詹天佑事迹的图片展,还有当时詹天佑的一些来往书信等文物,不过还有一个模拟的微缩铁轨吸引一下眼球。

“ 梅花村:梅花村内梅花开 ”

梅花村有“岭南第一村”之称,静谧的院落位于中山一路东段,约有七万多平方米。梅花村名称的来由有很多说法,其中一种说法称村名就是因梅花而得名。

根据以前老村民的回忆,村里最繁盛时种有六七十亩梅树,梅花盛开时,漫山遍野的梅花与青山绿水交相辉映,宛如世外桃源。

还有另外一种说法,20世纪30年代,陈济棠、陈维周、孙科等20多位军政要员在此大建别墅。1936年1月,民国政府规定,军官大服袖章图案为金辫和梅花,以金辫的多少区分等次,以梅花的数量区分级别。这么多高层人士居住的地方,自然被称为“梅花村”。

“ 龙虎墙:旧时的科举考场 ”

龙虎墙,广州老天文台,永记清远鸡粥,,这三个记忆,就像珠帘上的小珠子,牵一发而动全身。

说起龙虎墙,也许能找到的图不多,但是这样有历史底蕴的地方,一定要自己亲自去感受一下。

广州老天文台是广东之最,也是仅次于上海徐家汇天文台的中国第二座天文台。老天文台是一座面积并不大的3层建筑,东侧的观测台稍高,为4层,顶层是放置观象设备的穹顶。

“ 龙涎里:民族英雄邓世昌故居 ”

广州海珠区龙涎里老巷子里的百年老宅,是海战英雄邓世昌的出生地。徘徊在邓氏故居附近、走进龙涎里二号的邓氏宗祠,在斑驳的青砖墙和麻石地板后面,仿佛还能清晰地听见甲午海战的隆隆炮声和那一天嘶鸣的海浪。

“门神像也是原有的!”他说,这里面还有个故事,原来大门上涂有红漆标语。1994年,他们在维修大门时,小心地铲去表面漆层和标语,发现下面有刻画的痕迹,慢慢清理出来,才惊喜地发现原来刻有门神像!

“ 新河浦:拥有少爷气质的红墙绿瓦 ”

目前宗祠内陈列展示的是邓世昌生平事迹,后堂有曹崇恩教授雕塑的邓世昌铜像。

当东山区已经改称为越秀区,老广州们仍然知道,有一个并非行政区划而叫做东山的地方。或者,更具体精准地,当所有老广州们感叹“东山少爷西关小姐”时的东山,指的就是“新河浦”。

红砖碧瓦的百年老屋,阡陌交错的林荫小道,东至达道路,西至龟岗东华东,南至合群三马路,北至寺贝通津,这一个曾经连公交车都不通的地方,就是通常我们口中的老东山“新河浦”。

对于新河浦,最恰当的行走时间,是每天傍晚四五点后。

并不是为了矫情小资,看夕阳拉长树影,而是此处老别墅多已改建。要么是庭院深锁的私人住宅,主人未归闲人勿进;要么是重新装修改建作为私房菜馆酒吧咖啡室,这些“高姿态”的营业场所,通常四五点才会徐徐打开其重重的大黑铁门,准备迎客。

只是不知道这些小巷子以后的命运会是怎样

如今,杨箕村已经完成了它的改造盖起了一栋栋商业住宅区这是旧城村的华丽变身还是彻底磨平了历史的痕迹?恩宁路上,老字号店铺已迁走了很多内街内巷里的旧民居也被打上“危楼”的标语

还记得小时候,外婆拿着饭碗从街头追逐到结尾的喂饭方式。小学放学回家,扔下书包就去街上和小胖一起去拍干脆面小熊卡、眼看童年的玩伴已各奔东西,曾经的热闹也被拆迁弄得面目全非

010年初,金声电影院主楼被拆满载西关人集体回忆的金声戏院,变成一个满布颓桓败瓦的停车场,几位80后的年轻人为缅怀被拆除的金声电影院,用投影仪在仅剩的外墙的上播放黑白怀旧电影《金声泪》。2007年之前,李小龙祖居的人搬走了屋子荒草丛生,沦为蛇窝 蛇多次光顾街坊邻里,邻居多次被惊吓。有人说,如果路过骑楼闻不到煲汤的味道、见不到老广在吹水在经营小生意,没有了宁静与悠然,那就是失去了骑楼的灵魂

所以只希望拆迁队只应修,缮建筑其他的交回给广州你一定还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