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老字号传奇
广州老字号传奇
广州老字号传奇

欢迎来到老字号传奇世界中心!

手机端

【广州老字号】艳芳照相馆 | 始创于1912年 · 广州人的“全家福”记忆

发布时间:2017-06-06 17:06:17

『艳芳照相馆』,生活于20世纪的广州街坊估计无人不晓,对于好几代人,它是中国摄影界的一个神话;是普通百姓一个储存快乐记忆的地方;是一个技术与潮流首屈一指的摄影城;是历史风云际会的瞬间定格者。

1992年 中山五路 广州艳芳照相馆80周年

一张标准黑白照需要经过摄影、冲片、修底片、晒片、修相、裁裱等一系列手工冲晒程序才能送到客人手中。

薄薄的一张相片,却是满满的时间沉淀。

『艳芳』曾经见证了多少历史时刻?曾经为多少广州人家留下“全家福”的印记?又为多少东山少爷、西关小姐留下倩影美照?

让我们一同穿越一个世纪 打开『艳芳照相馆』的记忆相册
艳芳照相馆的历史传奇

1839年摄影术正式在世界上宣布诞生,距今只有170多年历史,而艳芳照相馆创建至今则有上百年了。它被国内贸易部命名为中华老字号照相馆。

大革命之后不久,广东三水两老友怀抱着理想在广州最旺的大街上创业,起名号为“省港艳芳照相馆”,从相馆名字便可窥见他们当时心中的抱负,及后一度的辉煌也足见家族世代对于摄影事业的追求和努力。

辛亥革命后,“艳芳”在香港皇后大道中庇利街口靠高升茶楼附近出现不久,1912年广东三水彭街人 黄耀云、三水刘寨人 刘骨泉 合资在广州惠爱中路(现中山五路新民路口西面,靠近财厅前)创建广州艳芳照相馆,当时号称“省港艳芳照相馆”,创建至今已105年历史。

一个世纪里面,『艳芳』盛极一时
不仅名满省港澳
更在全国多个城市开设分店
为全国人民群众留住了许多珍贵的瞬间
广州总店

民国时期,大户人家在广州惠爱路艳芳照相馆拍照留影

50年代艳芳照相馆的企业标志、地址和电话

云南分店

左图:市民摄于 云南艳芳照相馆 右图:相片上云南艳芳的企业标志,拼音采用粤语拼音
右图:摄于 50年代 昆明艳芳照相馆

云南分店

左图:相片上昆明艳芳照相企业标志,当时为公私合营
右图:摄于 50年代 昆明艳芳照相馆

左图:昆明艳芳照相馆企业标志 右图:摄于 50年代 昆明艳芳照相馆

河南总店

左图:河南登封艳芳照相馆企业标志 右图:摄于 80年代 登封艳芳照相馆

郑州总店

特殊年代造就了“艳芳神话”。作为郑州最早的照相馆之一,老字号艳芳照相馆已经有58年的历史。它透过照相机镜头记录了几代郑州人的幸福瞬间。

上图:郑州艳芳照相馆

【“请”来广州老字号】,新中国成立后,郑州服务行业的水平非常差,政府特地从南方城市抽调相关的服务技术人员来支援工作,来自广州的艳芳照相馆就是其中一家。1956年,首批20余人从广州艳芳照相馆抽调,在二七路南头路西开设了郑州艳芳照相馆。

1979年 两战友在郑州艳芳照相馆合照

艳芳照相馆凭藉当时先进的摄影、冲晒技艺,饮誉海外,当时许多的风云人物、名人志士都会首选『艳芳』为他们留影,而『艳芳』也出色地演绎了自己独有的时代角色。

20年代,广州是民主革命的策源地。在那风云际会的年代,“艳芳”拍摄了大量有历史价值的纪实照片,不少已成为再现历史的珍贵镜头。有1923年8月11日孙中山先生在永丰舰上纪念“广州蒙难一周年”,特邀请“艳芳”的师傅到舰上为孙先生及夫人宋庆龄女士与舰上官兵拍照集体相,以作纪念。这张相片经复制后至今仍挂在“艳芳”的厅堂。

国父孙中山、国母宋庆龄和中山舰战友合影

1927年鲁迅先生在广州中山大学任教时,也曾与夫人许广平,以及蒋径三到“艳芳”拍过照片,《鲁迅日记》中写道:“九月十一日晴,下午蒋径三来,同往艳芳照相,并邀广平。”

现这幅照片经复制后仍挂在“艳芳”厅堂。照片背景有茂密的树木,鲁迅先生坐于树一旁,面带笑容,夫人许广平站立于后,蒋先生站立于旁边。“艳芳”拍照的这幅三人全身小型集体相姿势,构图美观,造型别致、和谐,神态自然,至今在鲁迅博物馆的《鲁迅影集》、《鲁迅画传》里仍可看到这幅摄影作品。

“以笔救国”一代文豪鲁迅先生和夫人许广平及好友合影

已故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李济深先生20年代在广东主政,他是 “艳芳照相馆”的常客,并曾书写“其余视诸斯乎”条幅赠给“艳芳”,此条幅直至广州解放后仍挂在“艳芳”二楼大堂。

黄埔军校副校长;原国民党高级将领 。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主要创始人,领导人之一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积极响应中国共产党一致抗日的号召,反对国民党政府反共政策。1948年就任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主席。后历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副主席。
李济深(1885年—1959年)

艳芳照相馆是当时广州最大的
新闻媒体特约照片拍摄机构

大革命时期,《广州民国日报》特邀“艳芳”的师傅拍摄重要新闻照片以供该报刊用。如《中国国民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幕摄影》、《粤人反日出兵示威大巡行》、《国民政府欢宴华侨参观团》、《孙夫人出席代表大会》、《三十万民众庆祝双十与扩大反英示威大巡行情形》、《中央省市三党部委员纪念总理诞日摄影》、《出发前与车厢中之孙夫人兄妹》、《北行车厢中之四要人:丁维芬、何香凝、谭延闿、顾孟余》……为此《广州民国日报》于1926年2月18~22日连续五天在该报显著版面刊出“赠像志谢”函。

全文是:“艳芳照像馆研究影相精益求精,以故近来营业情形发达,凡本市各机关及团体摄影,多由该馆承办,对于党务尤为热心报效,本会元旦开幕,承馆赠总理遗像一座,影绘既工,装潢亦美,且总理暨廖仲恺先生遗像,以该馆之映片为最精巧,非他影馆所能及者,用特登报籍介绍。中国国民党第二次代表大会披露”。

中国国民党于1926年是日在广州召开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到会代表258人。
会议通过决议,继续执行孙中山遗嘱和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

作为商家,面对纷乱,或许有人会选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作为商人,面对“赚钱”以外的事情,或许有人会选择“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而革命时代的『艳芳』,却选择不冷漠,不坐视,爱国救亡、匹夫有责。

1922年初 “广州摄影工会”成立,是摄影行业的工联组织,当时摄影行业的师傅林礼庭(40年代“艳芳”的主持人之一)、邓燕初等五人组成斗争委员会,发动全市摄影业工人罢工,支持省港大罢工,并选派代表出席中共广东省工委召开的“广州工人代表会”及中华全国总工会在穗召开的“中国第三次全国劳动大会”。据黄励修之子黄应统回忆:“艳芳”负责外影的刘校才师傅于1927年广州起义时曾在广州市公安局旧址拍摄“广州苏维埃成立大会”的照片。

广州苏维埃政府旧貌

旧址原为国民党广东省会公安局,1927年广州起义后在此成立了广州苏维埃政府,被誉为“东方的巴黎公社”。

广州苏维埃政府今貌

1956年,广州市文化局把南楼辟为广州起义陈列室,对内开放。1961年旧址被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87年广州市政府决定对旧址维修复原,并成立广州起义纪念馆,对外开放,由叶剑英题写馆名。

艳芳照相馆历代的摄影师对团体相拍照精心钻研,相片讲究排列整齐、用光均匀柔和,背景洁静、影像清晰,几十年来积累了丰富的团体拍照经验,一代一代保持优良传统。因此,本市有关大型的、重要的团体相拍摄,大多数都乐意找“艳芳”拍照。广州解放后,艳芳照相馆曾先后为党的三代领导核心人物拍过照片。

1958年夏天,毛主席在广州接见有关领导人,需要拍照片,“艳芳”老师傅刘儆生及党支部书记何伯麟受命到现场拍照。未拍前,毛主席亲切地与师傅们一一握手,并问“这样的天气能拍好照吗?”刘师傅答道:“可以拍好。”事后,刘师傅激动地向职工讲述了他给毛主席拍照的情景。

1958年毛主席在广州市郊视察。选自《纪念毛泽东逝世38周年》——网易新闻

1977年,邓小平和叶剑英、罗瑞卿等中央领导人在穗接见师、局级领导干部,“艳芳”摄影师陈远昌等接受任务,用旋转外拍机为邓小平、叶剑英、罗瑞卿等中央领导人拍照黑白长条相片。

1977年11月,叶剑英同邓小平、罗瑞卿(右一)、苏振华(左三)、焦林义(左二)等在广东省委驻地。

1977年11月,叶剑英、邓小平在广州会见广东省、广州市干部。

1977年,叶剑英(前排右二)、邓小平(前排右三)等在广州会见部队干部

1993年9月间,党的第三代领导核心江泽民总书记来广东,接见广东省公安、武警、边防有关领导,“艳芳”副经理张国庆、高级摄影技师陈宝亨受命前往拍照彩色集体相。

1977年,叶剑英(前排右二)、邓小平(前排右三)等在广州会见部队干部

前国家主席杨尚昆在广州工作期间,亦曾到“艳芳”拍照标准相。此外,1979年6月,“对越自卫反击战胜利”庆功大会在广西南宁市召开,广州军区有关部门派直升飞机送“艳芳”摄影师陈远昌、黄应建到现场为许世友司令员和其他将领及战斗英雄们拍合影照。

1987年,前国务院副总理万里为大瑶山隧道通车剪彩等活动也是由“艳芳”负责拍照。1996年10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在广州接见外贸的有关领导同志,党支部书记何敬材、副经理张国庆前往广州中央酒店拍照彩色大型集体相。历届广东省、广州市人大、政协召开的大会,省、市重要的大型代表会议的团体相,大多由“艳芳”派出摄影师前往拍照。

今存放于广州艳芳照相馆的长照片

1979年,“艳芳”最早引进美国柯达公司全套彩色照片自动冲印设备,实现了彩色冲印技术的更新换代,由于“艳芳”在全国商业系统最先引进彩色扩印设备和技术,因此全国各省照相行业派出代表前来参观学习。

解放后,1956年公私合营成为国有企业,业务不断发展壮大,成为广州市一家大型的综合服务的照相馆。

70、80年代 位于中山五路的艳芳照相馆街拍(装修前)

1956年,经职工钻研探索,掌握了彩色照片的冲洗与拍摄技术,率先为中国出口商品交易会的来宾拍摄照片,冲洗彩色胶卷,但快速冲印彩色照片仍需送往港澳,价格贵,周期长且不依时。

1979年,“艳芳”以补偿贸易的方式,最早引进美国柯达公司全套彩色照片自动冲印设备,实现了彩色冲印技术的更新换代。由于“艳芳”在全国商业系统最先引进彩色扩印设备和技术,因此全国各省照相行业派出代表前来参观学习,“艳芳”也先后派出师傅到青岛、杭州、北京、茂名、深圳等地照相行业作彩色制作讲授和培训。

70、80年代 位于中山五路71号广州艳芳照相馆 夜景

1992年,艳芳党支部书记曾万江兼任艳芳照相馆经理,张国庆、陈洁辉任副经理,当年适逢“艳芳”创建80周年,在上级的关心、支持下依靠全店职工,投资195万元,对全店进行装修改造,引进1202快速彩色扩印机,使彩色相片一小时可取件。

艳芳照相馆摄于80周年誌庆,门庭若市(装修后)

根据“艳芳”拍照彩色团体相较多的情况,引进当时全市最先进的富士720彩色快速裁放机,使18英寸以下彩色团体相能在当天可取件。还引进购置了富士彩色复印机,36英寸大型过塑机等先进设备,实现了设备的更新换代。

民国时期的『艳芳』定格了众多珍贵的历史时刻,新中国的『艳芳』为更多寻常百姓留下了属于他们的稚嫩童真、青春岁月、幸福美好、天伦之乐的影像,每一张照片都述说着一段无可复制的时光。

这不但是几代广州人的集体回忆,更是家族世代拿在手上的家族故事,对外人或“不足为道”,然而对于个人却是“弥足珍贵”。

艳芳』经理张国庆回忆说:“那时候,我们(照相馆)在中山五路,影楼在二楼,走上去先要经过一个大堂,大堂分布了四个影室。大堂都坐满了人,楼梯都上不了。”

艳芳照相馆 经理张国庆

如今走进艳芳照相馆,若拍传统的黑白照片,可以到二楼的摄影棚,一台黑白胶片老式相机,见证太多历史风云变迁。

艳芳照相馆的古董老相机和摄影棚

“艳芳”的老师傅正在仔细地修片

一位广州市民徐永强描述当时的场景,一堆人照完以后,另外一家人又跟着去拍,那个场面挺热闹的。特别是引进自美国的柯达摇头相机后,到这里留影拍照成为了广州街坊的一种时尚。过年的时候一般都是吃完饭以后去拍,拍完去逛花市。

当时市民的“全家福”照片经典造型之一

老照片里的一大家子,大人小孩齐聚一堂,这是六七十年代老广州家庭的一个幸福缩影。对很多孩子来说,艳芳更是一个充满童年乐趣的地方。透过老广州的回忆,不经意间广州的风云巨变、街坊的酸甜苦辣,已经悉数纳入方寸之间。

有人说:上世纪的艳芳,
是独一无二的。
经典的角度、经典的色调,
眼神流转之间有没一丝似曾相识?

每个广州家庭或许都藏着一两张这样的『艳芳』式旧照片……

随着地铁兴建的城市步伐走起,『艳芳』几经搬迁,在广州人心中昔日的『艳芳』早已隐没,谁知花落清冷巷陌。

1994年8月,何敬材由公司调到“艳芳”任党支部书记。同年12月因广州兴建地铁,艳芳照相馆从经营80多年的繁华的中山五路搬迁到光塔路,并于1995年1月28日正式复业经营。由于不是商业旺地,行人稀少等各种原因,客源骤减,连年亏损。

1994年,对“艳芳”来说,是个分水岭。这一年,由于要修建地铁,“艳芳”搬到了光塔路,加上数码摄影的兴起,老式照相馆的生意开始滑坡,员工从100多人骤减至60多人。

2000年3月,“艳芳”搬到朝天路,同年10月开始转制。内外交困下,并不能挽回下滑的趋势,员工进一步缩减至20多人。虽然离繁华的中山五路仅有一个拐弯的距离,但是这条大街却有着另一番景象,百年老树为朝天路顶起一片绿荫,除了几家餐馆有人流之外,其他一切都显得宁静悠闲。

今天位于朝天路的艳芳照相馆大堂

张国庆对这种局面十分无奈:“现在的情况可用‘惨淡’来形容。留下来的职工,对‘艳芳’都有着较深的感情,所以即使每个月拿微薄的工资,也想尽量维持下去。”

数十年来,“艳芳”名师辈出,涌现了不少为社会公认的著名摄影师和优秀摄影作品。老一辈有一种专注和执着叫做“工匠精神”,在当前“快餐文化”之下,甚愿这种“工匠精神”得以传承。

也许谈论工匠精神,年轻人不是很有感触,但是工匠精神在现在却是最难得的。艳芳的上一届经理张经理,在艳芳一待就是40多年,而黄经理从高中毕业,就进入艳芳当学徒,到如今也快28年了。“没有所谓的坚持,因为,这是我的工作,工作就是要负责到底。”摄影以及照相馆的经营,对黄经理来说,是自己的工作,更是自己的使命,自己只是做好了自己的工作而已。

艳芳的“摇头照相机”至今仍然存放在店内

谈起学徒时期,黄经理感触很深,看到师傅们为了拍好照片,一次又一次练习,不断地钻研,即使那时候没有师傅手把手传授,跟着在他们身边,也可以学到很多东西。因为执着,老一代的工匠们总是创造着各种历史。

『艳芳』著名摄影师傅 黄容光

老摄影家黄容光,从事摄影工作半个多世纪,1950年加入了英国摄影学会,是中国人像摄影学会第一届理事,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广东摄影家协会理事,广东老摄影家协会常务理事,曾是中国摄影函授学院广东分院教务主任,广东省第二届文联委员。

照片选自《缅怀父亲黄容光》

他是多产的摄影家,其代表作有《黑水仙》、《寒霜劲节》、《盘餐》、《春韵》、《老作家欧阳山》、《商承祚教授》等等,其作品《黑水仙》、《盘餐》多次参加英、美、荷、澳等18个国家的国际影展或国际摄影沙龙展,均被选为入选作品并多次获铜牌奖、荣誉奖等奖项。他的摄影艺术造诣由此可见一斑。他不但摄影技术高超,而且他的摄影理论造诣也很高,曾发表30多篇有关摄影艺术论文,有的被选入中国人像摄影学会第二届理论年会,第一至四辑《广东摄影论文集》。

『艳芳』著名摄影师傅 潘联锐

老摄影家潘联锐曾任艳芳照相馆副经理,1947年加入英国皇家摄影学会,1957年起先后加入中国摄影家协会和中国人像摄影学会,曾任广东摄影家协会第三届理事,广东老摄影家协会常务理事,广州摄影艺术研究会顾问,广州市摄影研究会顾问。因热心少年儿童摄影教育和培养,1989年广东省人民政府授予他“关心少年儿童健康成长先进工作者”光荣称号。他是多产的摄影家,其作品多次入选国内外或省市摄影展览并获奖,其代表作有:《慈母手中线》、《课余》等。

『艳芳』著名摄影师傅 陈宝亨

陈宝亨先生:广东省人像摄影学会常务理事、副秘书长

中年摄影家陈宝亨是广州市为数不多的高级摄影技师,中国人像摄影学会理事,广东省人像摄影学会常务理事、副秘书长,广州市人像摄影学会常务理事、副会长,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广东摄影家协会会员。有多幅摄影作品人选国内外或省市摄影展览,或在报刊上发表。

陈宝亨摄影作品

陈宝亨先生:广东省人像摄影学会常务理事、副秘书长

陈宝亨先生:广东省人像摄影学会常务理事、副秘书长

陈宝亨先生:广东省人像摄影学会常务理事、副秘书长

陈宝亨先生:广东省人像摄影学会常务理事、副秘书长

陈宝亨代表作有《长征路上》、《飞车走壁》等,其中《飞车走壁》入选第一届中国国际影展、香港第23届国际摄影展览。他不但是多产的摄影家,而且具有较高的摄影理论水平,曾任摄影培训中心专职教师,讲授彩色摄影知识,黑白暗室技术等课程,为我市摄影行业和社会培养了一批摄影人才。

陈宝亨先生:广东省人像摄影学会常务理事、副秘书长

合上『艳芳』的记忆相册
编者心中默默浮现四个字“绝代芳华”

『艳芳照相馆』对于广州人来说,它不仅仅是一份情怀,更是一份感谢、一份自豪、一声叹息、一声珍重。 今天『艳芳照相馆』的老员工仍然在坚守阵地,他们说,他们会坚持到最后。

作为年轻一代的广州人,也许我们仍然有机会为『艳芳照相馆』书写不一样的“未来”。

【广州摄影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