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老字号传奇世界中心!

手机端
广州老字号传奇
广州老字号传奇
广州老字号传奇

广州潘高寿药业股份有限公司

  

光绪十六年(公元1890年),广东开平人氏潘百世、潘应世兄弟在广州高第街开设药铺,店号“长春洞”。鉴于药铺经营各种蜡丸,为宣传其制作的蜡丸有“药到回春”、“延年益寿”的药效,潘氏兄弟在店铺前挂起“长春洞潘高寿蜡丸”的招牌,以招徕顾客。因攀字与潘字的官话(亦称作国语)谐音,故此既寓意“长春洞里攀高寿”,又点出了店属谁家,同时又祝愿潘家经营的长春洞药铺长盛不衰。潘高寿牌子由此面世,传遍寻常百姓家。

广州潘高寿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传奇之

长春洞里攀高寿

  

光绪十六年(公元1890年),广东开平人氏潘百世、潘应世兄弟在广州高第街开设药铺,店号“长春洞”。鉴于药铺经营各种蜡丸,为宣传其制作的蜡丸有“药到回春”、“延年益寿”的药效,潘氏兄弟在店铺前挂起“长春洞潘高寿蜡丸”的招牌,以招徕顾客。因攀字与潘字的官话(亦称作国语)谐音,故此既寓意“长春洞里攀高寿”,又点出了店属谁家,同时又祝愿潘家经营的长春洞药铺长盛不衰。潘高寿牌子由此面世,传遍寻常百姓家。

  

长春洞是前店后场式的药铺,前店卖药,后场制丸,雇工10余人,进行作坊式生产。所制作的蜡丸,计有:卫生丸、理中丸、保肾丸、白凤丸、宁神丸、镇惊丸等。蜡丸不仅行销广东各地,还远销到秘鲁、暹逻、新加坡等国。潘氏兄弟于20年代初先后去世。药铺由潘百世之子潘逸流、潘应世之子潘楚持共同经营。没多久潘逸流、潘楚持又相继离去,转营他业,药铺由潘百世的四子潘郁生出任司理。潘郁生接手经营不久,就爆发了辛亥“三•二九”广州起义,长春洞药铺毁于战火。潘氏改在西关十三行路豆栏上街设店,重新营业。辛亥革命后,西医西药逐渐为人们所接受,这对于传统中成药无疑是一大冲击,长春洞潘高寿蜡丸营业额因此一落千丈。潘郁生意识到再独沽一味蜡丸业难于持久经营,于是决意另辟蹊径,着手创制新药,复兴祖业。潘郁生看到南方气候炎热多雨,且多乍暖乍寒天气,人们易患伤风咳嗽,当时市面销售的枇杷露多是独味单方,治咳疗效不显著,于是他将具有润肺镇咳作用的川贝母和有祛痰作用的桔梗与枇杷叶一起熬炼。为消除病人怕吃苦药的心理,还在药液中加上香料和糖浆,将汤剂改为糖浆剂。为使该剂耐久存放,又吸取了西药制剂方法,加进了苯甲酸等作防腐剂。新药制成后,定名为“潘高寿川贝枇杷露”。

  

潘郁生为扩大宣传,以父亲潘百世的真像和自己的画像为商标,并特意在自己的像旁注明潘四叔创制(潘郁生又名潘四叔),印成精致的包装盒,使人容易辨认。

  

潘还通过报章广作宣传,并到处张贴广告,以引起社会人士注意,使潘高寿川贝枇杷露名声鹊起,几年间便成为家喻户晓的治咳药,并行销省港澳以及台湾等地。

  

随着潘高寿川贝枇杷露走俏,1929年,潘郁生正式树起潘高寿药行招牌,专营枇杷露。长春洞仍然以经营蜡丸业为主。

  

由于潘高寿川贝枇杷露畅销,不少药铺也纷纷仿制,为此,潘郁生曾在香港与诚济堂打了一场官司。事情的起因是诚济堂在香港的各大报纸上卖川贝枇杷露广告,潘郁生一向以创制川贝枇杷露自居,见此情况,十分气愤,于是以“一二三四五六七,忠孝仁爱礼义廉”为题,在报章上撰文嘲笑诚济堂“忘八”(王八)“无耻”,其川贝露是冒牌货。诚济堂的人见到文章后,到法院告潘郁生,因为诚济堂的川贝枇杷露在香港政府中有注册,故此法院判潘郁生以影射他人冒牌而败诉。于是潘郁生又在川贝枇杷露的包装盒上印上“劝人莫冒潘高寿,留些善果子孙收”以泄愤。

  

日本侵华,广州沦陷,长春洞药铺被洗劫一空。潘郁生父子分别逃到香港、韶关等地,继续经营川贝枇杷露。抗战胜利后,因族人无力集资复业,于是由潘郁生独资经营,以潘高寿药行取代长春洞,并淘汰祖业经营的蜡丸,专营川贝枇杷露,又在杉木栏路开新店铺以扩大生产。1948-1949年间,潘高寿药行发展到鼎盛时期,当时川贝枇杷露行销很广,不但遍及省港澳,还远销到台湾及新加坡一带。为了扩大经营,潘郁生除在香港设厂外,还在台湾、澳门设点经营。

  

潘高寿药行一直采用传统方式生产:煮药是铁锅木柴、土炉明火,像民间“煲凉茶”一样。浓缩药液和煮糖也是用明火煎熬,木棍搅拌。由于怕配方泄露,调配药液往往是老板亲自动手,或者叫自己的亲戚做配药,这样就限制了生产的发展。直到公私合营前,潘高寿药行仍是作坊式生产,雇工亦不到30人。

  

1956年实行公私合营,潘高寿药行与生产止咳枇杷露、止痛散、济众水的大同成药社和生产“白萝仙”止咳水及“丹杜莲”皮肤水的中华药社3家合并,组成“公私合营潘高寿联合制药厂”。产品以合并前原有的各种止咳糖浆为主,将川贝枇杷露作为主体产品,保持了原“潘高寿”的传统特色。其它外用药则调出划归其他归口厂生产。

 

 合营以后,企业进行了扩产、改建。企业的规模扩大了,生产得到一定的发展。

 

1959年,潘高寿药厂的一个重要产品“铁破汤”问世。这种对肺病有一定疗效的药物,本是一种有前途的产品,由于片面追求产值,造成质量下降而被有关部门勒令停产。同年10月23日深夜,药厂旁的一家木屐工场失火,火势很快漫延到潘高寿药厂,一夜之间将厂房毁为平地。火灾后,工人们一方面代农林药厂包装“肥猪菜”进行生产自救,另方面物色地点重建工厂,后来在大同路同安里找到一块空地,用竹竿撑起几块油布,摆开了盆盆罐罐,生产起农药“DDT”。经过一段艰苦时期,积累了一定资金和生产资料,因陋就简地盖起了简易工场,砌起了炉灶,架起了铁锅,便成了煮糖间。1960年底,潘高寿药厂才恢复传统产品“川贝枇杷露”的生产。经过几年的艰苦奋斗,潘高寿药厂恢复了生机,生产直线上升。1962年酊水糖浆的年产量达34万升,比火灾前增长51.3%;工业总产值1962年为275.63万元,比火灾前增长74.7%。产品质量也不断提高,1961年,川贝枇杷露荣获市“一等名牌产品”称号;红中牌白萝仙止咳露和崇业牌小儿止咳糖浆同获“二等名牌产品”称号。潘高寿的产品再度名扬市场,畅销各地。

  

1964年,潘高寿药厂划入广州市化工局属下的中药总厂。工厂的产、供、销由中药总厂统一计划安排。翌年4月,将位于和平西路的星群药厂的中药提炼车间并入潘高寿,调整后,使潘高寿药厂从窝棚户中摆脱出来,规模进一步扩大。

  

“文化大革命”期间,取消了原厂名,改为“广州中药七厂”,且一度命名为“中药七连”。1974年中药总厂撤销,并入市医药工业公司。直到1981年才恢复广州潘高寿药厂厂名。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潘高寿药厂生产有了飞跃的发展,制药车间大楼落成投产后,先后两次改造锅炉,彻底改变过去土炉明火式制药生产,代之以蒸汽加热炼制,大大减轻劳动强度,改善了工作环境,提高了生产效率;改革了原酊水糖浆灌装机,使之达到了半自动化,提高了分装的工作效率和产品质量。同时根据生产情况,调整了厂房布局和生产设备。这一系列措施,为工厂进一步扩大生产和提高产品的竞争能力提供了有力的保障。   随着形势的发展,被同行喻为“独抱琵琶”的潘高寿药厂,因为长期生产单一酊水糖浆制剂川贝枇杷露,在厂家林立、同类产品激烈竞争的市场上,曾一度产品滞销,“琵琶断弦”,陷入困境。

  

通过调查研究,“潘高寿”人找到医治“断弦”症结的良方,就是以重点开发治咳药物系列为主,同时多品种、多剂型地发展其它治疗药物。为此,厂方投资20多万元购置科研设备,配备一定数量的科技人员,建立起研究所,与大专院校等科研单位密切合作,从事新产品的研制。针对小孩、老人等不同对象,热咳、寒咳等不同症状,高低等不同档次,从单一产品向治咳药物系列方向发展,先后推出了全国首创的驱风镇咳、除痰散结的蛇胆川贝液和润肺止咳、祛痰定喘的蛇胆川贝枇杷膏。同时又研制出鼻咽清毒剂、升血调元汤、炎热清等新产品,仅用几年时间,便开发了20多个新产品,不但发扬了精制治咳药的传统,而且增加生产治疗胆囊炎、肝炎和肾炎等多种疾病的药品,使产品结构向着多元化发展。

  

在积极开发新产品的同时,对于老牌产品川贝枇杷露的组方加以研究改进,使药料的配伍更趋合理,工艺上亦不断改进。针对川贝的特性,将传统的水煮法改为酒提的方法,制成川贝流浸膏,使有效成份充分释出,然后以半制品的形式加入药液,使治咳疗效更加显著。川贝枇杷露之所以历久不衰,原因就在于配方和工艺上日臻完善。

  

潘高寿药厂还不断引进新技术、新设备,1982年以来,装置了3立方米多能提取罐和1立方米真空浓缩罐。使中药提炼能力提高30%;生产周期缩短40%。安装了全国第一条YZ25/500液体灌装自动线,一次完成理瓶、输瓶、计量灌瓶、塞内枳、拧盖、贴标签、印批号等工序,使川贝枇杷露的包装实现了自动化。自动线的药液储罐及管道均采取密闭式,灌装机、塞盖机和拧盖机均安置在无菌室内以保证产品质量,生产效率提高2倍。采用了我国首台DJS8型小容量灌装塞盖机,使蛇胆川贝液从理瓶、灌装、塞盖工序形成自动线,工效比原来提高3倍。目前有酊水糖浆、口服液、膏滋剂等多条生产自动线,大大提高了工艺水平和生产能力。潘高寿药厂已从昔日手工业作坊式生产变为现代化大生产企业。

为适应生产发展,工厂还大力改造和扩建生产场地。1987年高速度建成一幢2000平方米的综合制剂大楼,设有空调设施等符合净化要求的生产车间,以保证药品生产管理规范的贯彻,被评为广州市优秀技改项目。1988年还扩建了膏剂车间。几年间,厂的生产场地扩大了3倍,生产手段和生产环境大大改善。车间宽敞明亮、洁白干净,洁净车间安装了空调设施,基本实现了密闭式、无菌式或半无菌式生产。

  

潘高寿药厂自推出全国首创的蛇胆川贝液以来,先后不过几年,全国已有200多个厂家仿制,一时间真伪难辨。为了适应激烈的市场竞争,除考虑加强防伪措施外,特别注重加强产品的质量监控。药厂在1987年购置了PV-8700紫外可见光分光度计和GS-9000双波长飞点薄层扫描仪等先进仪器,对蛇胆川贝液、蛇胆川贝枇杷膏、川贝枇杷露等产品的主要原料蛇胆、川贝等进行全面检测。以容量分析方法对川贝(母)总生物碱进行定量分析;以薄层层析的薄层色谱图对蛇胆进行定性分析;以薄层光密度扫描的定量分析方法对蛇胆中的胆酸含量进行定量分析,为保证原材料和产品质量提供科学的依据,提高了产品竞争能力。

  

该厂还先后与番禺维生制品厂和市桥药厂建立横向经济联营,把蛇胆川贝液等产品的部分生产工序转移给他们。结果当年的蛇胆川贝液就得到大幅度增产。后来又增加首乌补汁、妇炎清、保儿安等7个产品,使双方均获得较好的经济效益。1988年更进一步与番禺维生制品厂紧密联营,双方投资200多万,成立合资车间,大大提高了生产能力。当年潘高寿药厂借助联产增产的产值近2000万,利润100多万。

  

1989年,潘高寿药厂克服了种种困难,采取了各种措施,抓好促销工作,实现利润超千万,提前一年完成“七五”计划。1990年更是提前一季度实现利润超千万,出口交货值增长108%,利税总额比1989年增长41%。

  

“七五”期间,潘高寿药厂先后投资750多万元进行技术改造,扩建厂房近万平方米,更新设备100多台套。

  

经过几年的艰苦拼搏,潘高寿药厂从一个年产值在五六百万,利润在六七十万间徘徊的企业,一跃成为广州市中成药行业中第一个利润超千万的“富户”,成为广东省的重点盈利单位。

  

潘高寿药厂在短短的几年间取得高速度的发展,引起了国家部委以及市领导的重视。原副市长谢士华、原卫生部副部长兼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胡熙明、原国家经委副主任范慕韩等先后来厂视察。范慕韩在视察后题词勉励:“提高疗效、保证质量、在久负盛名的基础上前进和发展”。

  

1992年春,邓小平同志视察南方,充分肯定了广东省改革开放取得的成就。邓小平同志南巡重要谈话发表后,激发起全社会广泛的创新精神和活力,全国出现了新一轮的改革开放热潮。为了进一步增强企业活力,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要求,潘高寿药厂于1992年12月26日成立股份有限公司。通过转换经营机制,建立现代企业制度,企业获得强大的生机和活力,参与竞争、驾驭市场的能力亦大大增强。潘高寿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潘高寿)进一步内联外引,扩充实力,全方位拓展海内外市场,创办了广州国有中药合剂外向型企业——广州康寿药业有限公司;在香港、泰国开设多家合资企业,产品直接进入东南亚市场。

 

 随着生产经营的迅速发展,原来的生产厂房、设备已不能适应企业发展要求,成为制约企业发展的主要因素。为配合广州市政府的“跨世纪的广州市总体规划”部署,潘高寿逐步把生产场地向卫星城市转移。

  

1994年,潘高寿投资2500多万元,在番禺东升工业区内建立一座占地面积1.5万多平方米、厂房面积1万多平方米的潘高寿天然保健品公司,生产润喉糖、洋参膏、乌鸡白凤膏等保健品。

  

1995年,广州市政府为适应城市发展需要,决定兴建地铁工程。潘高寿抓住市政府征用原厂房用地兴建地铁工程这一机遇,进行易地重建。投资1.4亿多万元,仅用一年时间,在番禺市东升工业区内建成一座占地面积4万平方米、厂房面积达3万平方米的按GMP(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标准设计的现代化综合制剂大楼及建筑面积达2万平方米的仓库,为改革开放的广州增添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在拆迁、易地重建过程中,潘高寿按广州市政府要求,确保拆迁不影响药品市场供应,做到拆迁易地重建、生产经营两不误,把因拆迁引起的经济损失减少到最低限度。在公司领导的精心组织、细致安排下,全体员工艰苦奋斗,克服重重困难,出色地完成拆迁、易地重建工作。使1995年工业总产值达13756万元,实现利税2400万元;1996年工业总产值达13840万元,实现利税2460万元。与此同时,潘高寿加大技术改造投入,投资3800万元,更新改造设备,添置了3m2/n纯水处理站,3立方米多能提取罐,蒸发能力大、速度 快、能耗小的三效真空浓缩器(1立方米),多功能外循环酒精回收浓缩塔(1立方米)及KK-914型、KK-990型自动贴标签机等生产设备,进一步提高了生产能力。

  

为了保证产品质量,进一步开拓国际市场,潘高寿还投资近百万元购置用于检测重金属的AA-6601型原子吸收分光光度计、用于检测残留农药的GC-14B型气相色谱仪、用于制定标准品的BP210D型十万级电子天秤,大大提高了药品检测水平。   易地重建和技术改造,使潘高寿顺利通过澳大利亚卫生部的GMP认证,为药品进军澳大利亚取得通行证。   1997年,广州医药集团有限公司实行资产重组,把属下的潘高寿、陈李济、敬修堂等7家中成药企业及另外4家公司组成一个融工、商、贸于一体的“广州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形成以公有制为主体、以资本为纽带、以技术为依托、以产品为龙头的强势组合,并成功在香港联合交易所挂牌上市,发行H股票。加快了资本营运与国际接轨,有效地融集了资金,大大增强了企业的活力。1997年,潘高寿工业总产值达1.3亿元,实现利税3450多万元。

  

新厂房及其配套设施的投入使用,资产重组,潘高寿人在贯彻党的十五大精神,深化企业改革的过程中,实现经营从速度型向效益型转变、粗放型向集约型转变,为跨世纪仍保持企业持续发展的后劲打下良好的基础。

  

良药济世不厌精。潘高寿人秉承传统精湛工艺,融汇现代科学技术,开发一系列治疗型、保健型药物。产品从“独抱琵琶”(川贝枇杷露)到满园春色。现生产的产品包括有酊水糖浆、颗粒冲剂、口服液、胶囊、膏滋、中药合剂等六大剂型,百多个品种。其中治咳川贝枇杷露、蛇胆川贝液、蛇胆川贝枇杷膏、鼻咽清毒剂等7个药品分获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优质产品奖、全国获奖产品临床应用信誉评价调查“信得过药品”等称号,并被卫生部列入国家二级中药保护品种,产品行销海内外。

 

 有一回,著名歌唱艺术家郭兰英应邀到北京登台献艺,恰遇咳嗽,声音沙哑。一位首长关切地问:“小郭,能行吗?”郭兰英从袋里掏出一瓶蛇胆川贝枇杷膏,抿了几口,自信地说:“有这个,准行。”

  

“潘高寿”几乎成了治咳药的代名词。著名书法家,全国政协常委、北师大教授启功先生曾为潘高寿题词:“灵丹济世潘高寿,医我多年气管炎。政协书林承奉献,寿人寿世寿常添”,“积功累德潘高寿,妙药灵丹济人世。保持艺林书画手,三冬写编岭南春”。这是对潘高寿的最佳写照。

  

老树春深更著花,历百年沧桑的潘高寿从一个十几号人的小药铺,发展到今天拥有固定资产1.6亿多元,厂房面积达5万多平方米,年产值达1.3亿多元的大型制药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