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老字号传奇世界中心!

手机端
广州老字号传奇
广州老字号传奇
广州老字号传奇

艳芳照相馆

  

1839年摄影术正式在世界上宣布诞生,距今只有170多年历史,而艳芳照相馆创建至今则有100多年了。它被国内贸易部命名为中华老字号照相馆。艳芳照相馆历代的摄影师对团体相拍照精心钻研,相片讲究排列整齐、用光均匀柔和,背景洁静、影像清晰,几十年来积累了丰富的团体拍照经验,一代一代保持优良传统。因此,本市有关大型的、重要的团体相拍照,大多数都乐意找“艳芳”拍照。广州解放后,艳芳照相馆曾先后为党的三代领导核心人物拍过照片。

艳芳照相馆传奇之

九十春秋留倩影

  

1839年摄影术正式在世界上宣布诞生,距今只有170多年历史,而艳芳照相馆创建至今则有百年了。它被国内贸易部命名为中华老字号照相馆。

  

辛亥革命后,“艳芳”在香港皇后大道中庇利街口靠高升茶楼附近出现不久,1912年广东三水彭街人黄耀云、三水刘寨人刘骨泉合资在广州惠爱中路(现中山五路新民路口西面)创建广州艳芳照相馆,当时号称“省港艳芳照相馆”。30年代黄耀云去世,由其子黄励修与陈迅友合作主持经营。抗战期间一度停业,复业后由黄励修、林礼庭、方文享和徐启明等人合作经营,直至建国后公私合营。创建人黄耀云的孙子黄应建、孙媳陈惠芳在“艳芳”退休,黄耀云的曾孙女黄德咏现仍在“艳芳”工作。

珍贵镜头 再现历史

  

20年代“艳芳”已颇具规模,并集中了行业内一些知名的技术人才,因此,社会上不少顾客,特别是海内外华侨回国都乐意到“艳芳”拍照,多喜欢拍“全家福”,使“艳芳”饮誉海内外。一位家住本市海珠北路书同巷姓乔的退休老干部,是“艳芳”的老顾客,他自1949年随大军南下解放广州,开始在“艳芳”拍照片,后来每年春节的年初一都到“艳芳”拍照以作留念,在他家里保存着几十年来在“艳芳”拍照的相片。1999年初,广州电视台还采访乔老先生到“艳芳”拍照的事。

  

20年代,广州是民主革命的策源地。在那风云际会的年代,“艳芳”拍摄了大量有历史价值的纪实照片,不少已成为再现历史的珍贵镜头。有1923年8月11日孙中山先生在永丰舰上纪念“广州蒙难一周年”,特邀请“艳芳”的师傅到舰上为孙先生及夫人宋庆龄女士与舰上官兵拍照集体相,以作纪念。现这张相片经复制后仍挂在“艳芳”的厅堂。

1927年鲁迅先生在广州中山大学任教时,也曾与夫人许广平,以及蒋径三到“艳芳”拍过照片,《鲁迅日记》中写道:“九月十一日晴,下午蒋径三来,同往艳芳照相,并邀广平。”现这幅照片经复制后仍挂在“艳芳”厅堂。照片背景有茂密的树木,鲁迅先生坐于树一旁,面带笑容,夫人许广平站立于后,蒋先生站立于旁边。“艳芳”拍照的这幅三人全身小型集体相姿势,构图美观,造型别致、和谐,神态自然,至今在鲁迅博物馆的《鲁迅影集》、《鲁迅画传》里仍可看到这幅摄影作品。

已故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李济深先生20年代在广东主政,亦曾到“艳芳”拍过照片,他曾书写“其余视诸斯乎”条幅赠给“艳芳”,此条幅直至广州解放后仍挂在“艳芳”二楼大堂。

  

大革命时期,《广州国民日报》特邀“艳芳”的师傅拍摄重要新闻照片以供该报刊用。如《中国国民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幕摄影》、《粤人反日出兵示威大巡行》、《国民政府欢宴华侨参观团》、《孙夫人出席代表大会》、《三十万民众庆祝双十与扩大反英示威大巡行情形》、《中央省市三党部委员纪念总理诞日摄影》、《出发前与车厢中之孙夫人兄妹》、《北行车厢中之四要人:丁维芬、何香凝、谭延闿、顾孟余》……为此《广州国民日报》于1926年2月18~22日连续五天在该报显著版面刊出“赠像志谢”函。全文是:“艳芳照像馆研究影相精益求精,以故近来营业情形发达,凡本市各机关及团体摄影,多由该馆承办,对于党务尤为热心报效,本会元旦开幕,承馆赠总理遗像一座,影绘既工,装潢亦美,且总理暨廖仲恺先生遗像,以该馆之映片为最精巧,非他影馆所能及者,用特登报籍介绍。中国国民党第二次代表大会披露”。

  

艳芳照相馆有光荣的历史,1922年初成立“广州摄影工会”,是摄影行业的工联组织,当时摄影行业的师傅林礼庭(40年代“艳芳”的主持人之一)、邓燕初等五人组成斗争委员会,发动全市摄影业工人罢工,支持省港大罢工,并选派代表出席中共广东省工委召开的“广州工人代表会”及中华全国总工会在穗召开的“中国第三次全国劳动大会”。据黄励修之子黄应统回忆:“艳芳”负责外影的刘校才师傅于1927年广州起义时曾在广州市公安局旧址拍摄“广州苏维埃成立大会”的照片。

三代领导倩影永留

  

艳芳照相馆历代的摄影师对团体相拍照精心钻研,相片讲究排列整齐、用光均匀柔和,背景洁静、影像清晰,几十年来积累了丰富的团体拍照经验,一代一代保持优良传统。因此,本市有关大型的、重要的团体相拍照,大多数都乐意找“艳芳”拍照。广州解放后,艳芳照相馆曾先后为党的三代领导核心人物拍过照片。

  

1958年夏天,毛主席在广州接见有关领导人,需要拍照片,“艳芳”老师傅刘儆生及党支部书记何伯麟受命到现场拍照。未拍前,毛主席亲切地与师傅们一一握手,并问“这样的天气能拍好照吗?”刘师傅答道:“可以拍好。”事后,刘师傅激动地向职工讲述了他给毛主席拍照的情景。

1977年,邓小平和叶剑英、罗瑞卿等中央领导人在穗接见师、局级领导干部,“艳芳”摄影师陈远昌等接受任务,用旋转外拍机为邓小平、叶剑英、罗瑞卿等中央领导人拍照黑白长条相片。

  

1993年9月间,党的第三代领导核心江泽民总书记来广东,接见广东省公安、武警、边防有关领导,“艳芳”副经理张国庆、高级摄影技师陈宝亨受命前往拍照彩色集体相。

  

前国家主席杨尚昆在广州工作期间,亦曾到“艳芳”拍照标准相。此外,1979年6月,“对越自卫反击战胜利”庆功大会在广西南宁市召开,广州军区有关部门派直升飞机送“艳芳”摄影师陈远昌、黄应建到现场为许世友司令员和其他将领及战斗英雄们拍合影照。1987年,前国务院副总理万里为大瑶山隧道通车剪彩等活动也是由“艳芳”负责拍照。1996年10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在广州接见外贸的有关领导同志,党支部书记何敬材、副经理张国庆前往广州中央酒店拍照彩色大型集体相。历届广东省、广州市人大、政协召开的大会,省、市重要的大型代表会议的团体相,大多由“艳芳”派出摄影师前往拍照。

发展壮大 名师辈出

  

解放前,由于社会经济不景气,“艳芳”经营业务的发展终受局限,解放后,特别是1956年公私合营后成为国有企业,才能不断发展壮大。现在“艳芳”从过去单一拍照黑白人像相,发展为拍照彩色、黑白人像相,彩色、黑白团体相,产品广告,展览图片,舞台剧照,工艺摄影,体育摄影,彩色扩印,以及经营摄影器材,修理照相机、复印、过塑等种类繁多的经营业务,已成为本市一家大型的综合服务的照相馆。

  

早在50年代,“艳芳”就意识到照相馆人像摄影将由黑白逐渐转向彩色,并作积极筹备。1956年,经职工钻研探索,掌握了彩色照片的冲洗与拍摄技术,率先为中国出口商品交易会的来宾拍摄照片,冲洗彩色胶卷,但快速冲印彩色照片仍需送往港澳,价格贵,周期长且不依时。1979年,“艳芳”以补偿贸易的方式,最早引进美国柯达公司全套彩色照片自动冲印设备,实现了彩色冲印技术的更新换代,一定程度缓解了本市彩色相片的冲印紧张。由于“艳芳”在全国商业系统最先引进彩色扩印设备和技术,因此全国各省照相行业派出代表前来参观学习,“艳芳”也先后派出师傅到青岛、杭州、北京、茂名、深圳等地照相行业作彩色制作讲授和培训。

1992年,艳芳党支部书记曾万江兼任艳芳照相馆经理,张国庆、陈洁辉任副经理,当年适逢“艳芳”创建80周年,在上级的关心、支持下依靠全店职工,投资195万元,对全店进行装修改造,引进1202快速彩色扩印机,使彩色相片一小时可取件。又根据“艳芳”拍照彩色团体相较多的情况,引进当时全市最先进的富士720彩色快速裁放机,使18英寸以下彩色团体相能在当天可取件。还引进购置了富士彩色复印机,36英寸大型过塑机等先进设备,实现了设备的更新换代。次年即见成效,营业额达到631万元,利润达到128万元,分别比1990年增长1.21倍和1.84倍,上了一个台阶,为百年老字号“艳芳”增添了光彩。

  

1994年8月,何敬材由公司调到“艳芳”任党支部书记。同年12月因广州兴建地铁,艳芳照相馆从经营80多年的繁华的中山五路搬迁到现址光塔路,并于1995年1月28日正式复业经营。由于现址不是商业旺地,行人稀少等各种原因,客源骤减,连年亏损。

  

但是,“艳芳”人并没有因此气馁,他们采取彩色扩印相片送大相,免费为80岁以上老人照相等各种便民优惠措施,并紧紧地抓住外影团体拍照这个传统特色的“拳头”经营项目继续经营。过去,拍照旋转机长条相都是黑白的,“艳芳”根据市场发展需要,经多次反复试验,研制旋转拍照彩色长条相成功,并于1998年1月8日在中山纪念堂为省人大主任朱森林等广东省人民代表大会近千名代表、郭荣昌主席等广东省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近千名委员拍两款大型彩色长条相。翌年5月又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李长春等近千名广东省党代表大会代表拍照彩色大型长条相。彩色长条相的试制成功,填补了我省该项技术空白,开创了彩色长条相1比1印制的技术先河,因此受到社会各界好评,众多新闻媒介作了报道。如广州电视台、羊城晚报、广州日报、南方日报、南方都市报等多个新闻单位都曾作报道。现在彩色长条相已为广州市人大、广州市政协、中华医学会,甚至远至海南省、茂名市、惠州市、东莞市等多个单位拍照彩色长条相,产生了良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数十年来,“艳芳”名师辈出,涌现了不少为社会公认的著名摄影师和优秀摄影作品。周波是“艳芳”的老领导,任“艳芳”经理、基层经理达30年之久,是省政府命名的首批特一级摄影师,是公认的我市摄影行业老行尊,曾任中国人像摄影学会常务理事,广东摄影家协会第三、四届理事,几十年来为“艳芳”的发展壮大尽了很大的努力。他拍摄的《老画家冯钢百》在第四届全国人像摄影艺术展览上荣获二等奖。

老摄影家黄容光,从事摄影工作半个多世纪,1950年加入了英国摄影学会,是中国人像摄影学会第一届理事,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广东摄影家协会理事,广东老摄影家协会常务理事,曾是中国摄影函授学院广东分院教务主任,广东省第二届文联委员。他是多产的摄影家,其代表作有《黑水仙》、《寒霜劲节》、《盘餐》、《春韵》、《老作家欧阳山》、《商承祚教授》等等,其作品《黑水仙》、《盘餐》多次参加英、美、荷、澳等18个国家的国际影展或国际摄影沙龙展,均被选为入选作品并多次获铜牌奖、荣誉奖等奖项。他的摄影艺术造诣由此可见一斑。他不但摄影技术高超,而且他的摄影理论造诣也很高,曾发表30多篇有关摄影艺术论文,有的被选入中国人像摄影学会第二届理论年会,第一至四辑《广东摄影论文集》。

  

老摄影家潘联锐曾任艳芳照相馆副经理,1947年加入英国皇家摄影学会,1957年起先后加入中国摄影家协会和中国人像摄影学会,曾任广东摄影家协会第三届理事,广东老摄影家协会常务理事,广州摄影艺术研究会顾问,广州市摄影研究会顾问。因热心少年儿童摄影教育和培养,1989年广东省人民政府授予他“关心少年儿童健康成长先进工作者”光荣称号。他是多产的摄影家,其作品多次入选国内外或省市摄影展览并获奖,其代表作有:《慈母手中线》、《课余》等。

  

中年摄影家陈宝亨是广州市为数不多的高级摄影技师,中国人像摄影学会理事,广东省人像摄影学会常务理事、副秘书长,广州市人像摄影学会常务理事、副会长,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广东摄影家协会会员。有多幅摄影作品人选国内外或省市摄影展览,或在报刊上发表。其代表作有《长征路上》、《飞车走壁》等,其中《飞车走壁》入选第一届中国国际影展、香港第23届国际摄影展览。他不但是多产的摄影家,而且具有较高的摄影理论水平,曾任摄影培训中心专职教师,讲授彩色摄影知识,黑白暗室技术等课程,为我市摄影行业和社会培养了一批摄影人才。

  

周文标曾任艳芳照相馆经理,特级摄影师,从事摄影工作近半个世纪,是广东摄影家协会会员。曾有多幅摄影作品入选第四届全国人像摄影展览。

  

胡育生曾任艳芳照相馆经理,从事摄影工作40年,是广东摄影家协会会员,珠江摄影学会会长,越秀摄影协会副会长,曾任摄影老师。其摄影作品《谈心》、《童真》、《威威》等入选省、市摄影展览或在报刊上发表。

早在30多年前,为了提高我市摄影行业摄影技工的理论和实际操作能力,上级组织了行业社会的公认的“艳芳”著名老师傅叶福筹、梁树春、潘联锐和其他老师傅一起编写出版了《摄影技术汇编》、《摄影技术》等摄影教材,以这些作为授课的教材。

  

“艳芳”经过几代领导、几代职工坚持不懈的努力,使艳芳照相馆不断发展壮大,成绩显著,并得到公认。1959年艳芳照相馆党支部书记张敏(女)被邀请到北京参加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全国群英会”。1960年由于在技术革新中创新设计成功了自动冲黑白胶卷机,由摄影师黄应建代表出席商业部在天津召开的全国饮食服务业技术革新交流大会。后来又以创新自动照相机项目参加在北京举办的技术革新交流会。1989年“艳芳”被编入广州史志丛书中《广州著名老字号》续集,成为广州市摄影行业中唯一一家入载广州著名老字号的照相馆。1994年国内贸易部授予艳芳照相馆“中华老字号”,成为我省摄影行业中唯一一家“中华老字号”照相馆。